远方的呼唤(【陕西】王宇鹏 | ?远方的呼唤)

远方的呼唤
2021 年第 015 期(总第 1665 期)

远方的呼唤 
—–—————————–
【陕西】王宇鹏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生我养我的故乡,给我生命和爱,当生命进入拔节灌浆的季节,我们总想踮起脚跟向往着心中的远方。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三毛的《远方的橄榄树》,曾给青涩年少冲动的力量和方向。那里有懵懂少年所向往的诗意世界,他们渴望拥有三毛的一样的赤子情怀,憧憬着心中的诗和远方,然后经受着多种文明的洗礼,像圣教徒一样虔诚地做好心中的自己。                             “橄榄树和三毛”成了八十年代年轻人的心灵标签,1979年,三毛的人生被定格在49岁,但她作品却风靡华人世界。三毛姓陈名平,四岁时随父母从浙江定海到台湾,从小敏感自尊忧郁的她,入学后便接受国学教育,却心里向往另一个更广阔更美丽的远方,她目光迷离,凝视向往窗外的世界。随后,她前往西班牙学习,在一个雪花飞舞的黄昏,路灯拉长渐去渐远的荷西的背影,少年贺西守诺未曾回头,但感性的三毛决定开启自己生命里的流浪之旅。只为彼此的信诺,六年的约定守望,六年后撒哈拉沙漠的流浪、心中有了真挚的爱,才会对苦难者予以同情和博爱,他们与非洲百姓自然融和,教他们生存的智慧,他俩一起悬壶济世,一起耕耘爱情。他们踏过沙浪,追逐远方的橄榄树。三毛在流浪的青年时期,历经万水千山,像鸟儿一样自由迁徙,试图寻觅梦里的橄榄树,让流浪着的疲惫的心有个憩息的地方。“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她跋山涉水,一定要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他们在广袤的沙哈拉沙漠,在流沙的细纹里寻觅时间的踪迹,那个骆驼头骨化石,珍藏历史沧桑的记忆,三毛把它作为爱情的信物。金色的余晖涂满三毛荷西的脸庞,他们显得那么静谧安详温暖,金色的橄榄树下,沉浸着他们的幸福:                   心灵相依,彼此许诺,然后,一起看日升日落的壮丽,听花开果落的声音。是的,每个人年轻时都曾有过象三毛一样噙满泪水,眼里写满希冀的困顿:眼前不只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现实之中的我们在生活的苦海里挣扎浮沉,有时如蜗牛艰难行进在看不到尽头的路途,哪里才是正确的方向和归宿?世上多少功名利禄、多少是非曲直、多少爱恨悲欢,让人不自觉地怀疑人生。有多少人都梦想着身无挂碍,自由轻松,找一块与心最近的的纯净美丽的地方,无所顾忌,随性阅读自然和人生,欣赏着世间最美的风景。渴饮清泉,累仰云,静数星星,暇听心。乘着风儿穿花海,回首萧瑟看斜阳。和没有心机的人在一起,把每一天都当成诗,关心粮食和蔬菜。跟需要爱和帮助的人分享快乐,让自己活在清风明月里。爱己所爱,恨己所恨,想我所想,做我想做,做有尊严有价值的人……             那个大胡子的洋溢着荷尔蒙的荷西,那个阳光热诚、乐观睿智,坚强不屈的荷西,那个与她一起悬壶济世救人危难的荷西,是荷西给了三毛涉足远方的勇气。那骆驼头骨的定情信物,撒哈拉所遇的花海,以及为了找回她心爱之物不顾惜自己生命而潜水未归的荷西……荷西成了与三毛心灵呼应和精神依恋的远方。他们曾痛苦地恋着,自由奔放地狂欢,他们象信徒皈依宗教,这也许就是爱的理由,是游离于现实之外的最纯情最原始的精神力量。       但现实人生交织着的矛盾和困惑如同层层壁障磕碰得我们知道疼的时候,我们在朦胧彷徨之中,好像觉得自己被“远方”欺骗:去远方,去诗意地生活不是适合每一个人!大多去远方的人,拼命所见繁华轻如烟尘,诗意确无踪迹,因为有一颗浮躁的心和一双利欲的眼。每当夜深人静后,反倒心里始终挂念着给了自己生命的双亲;想活得宁静朴素本真反倒成了人生一种奢侈,深藏在温馨的梦里的只有亲人慈祥的脸庞和深情地呼唤。真正生养自己的故乡反倒成了梦里最心疼的远方:沟壑山岇,山岗小溪,开满鲜花,蝴蝶翩跹,笑脸盈盈。夜里还可对着星星说:我还有远方吗?但真的远方,依然没有诗,没了情,冷冰得只有交易,生活总显得苍凉真切缺憾。我们时常在拷问灵魂:我们的远方到底在哪儿呢?       三毛苦苦无解的等待,痛苦中挣扎着的三毛,找不到她的荷西,荷西成了她生命里的远方。三毛在一场精神风暴之后,她要再次振作,去找寻新的远方一一《在那遥远的地方》的西部歌王王洛宾。她要做那歌词里牧羊姑娘,“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她一定要超越世俗,跨越海峡,穿越戈壁。48岁的三毛要和一位78岁的老人来一次惊世骇俗的旷世之恋。她心中的王洛宾两度入狱十八年,有着和她一样的心痛,甚至还在监狱里用牙膏皮卷起来做笔,写下了囚歌《炊烟》…….感性的三毛流着泪说:“这个老人太凄凉太可爱了,我要写信安慰他,我恨不得立刻飞过去。”他们是灵魂相遇的艺术知音,他们彼此欣赏。由于王洛宾的犹豫纠结,他们又都成了彼此的远方,王洛宾最后一曲西部情歌的绝唱或许因为有了三毛才更显得深挚悲凉令人断肠。王洛宾用生命去歌唱,唱出人世间最深挚的的思念和最痛彻的爱。“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人生本是一场迷藏梦”……“且莫对我责怪,为把遗憾赎回来,我也去等待。每当月圆时,对着那橄榄树独自膜拜,你永远不再来,我永远在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中爱!”(摘自王洛宾《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这场旷世之恋竟成了世上最美最感伤最令人心碎的生命旋律,这也是王洛宾得知三毛自缢后的灵魂之音。       三毛终因爽约将自己的生命定格在48岁,之前,她曾与作家贾平凹有过西北之行的约定,她被贾平凹作品的魅力折服。她曾写道:“从他的作品来看他很有意思,隔着山去看他更有神秘感,如果见了面就没意思了,但我一定要拜访他。”他们在文学世界里遥相呼应。这些都未能消弥三毛的精神之痛和心灵的孤独。心里有个人,才是活下去的理由……在孤独与绝望之中,在锥心之痛后,三毛还是静寂安详地蜷缩着去了,她经历了怎样的精神风暴,我们不得而知。她的精神遗产就是她用生命凝成的文字。“三毛是死了,不死的是她的书,是她的魅力。她以她的作品和她的人生创造着一个强刺激的三毛,强刺激的三毛的自杀更丰富着一个使人永远不能忘记的家。”(摘自贾平凹《哭三毛》)      谁的心中没有远方?谁的心里没有情怀?也许人过了不惑之年以后,细品这些生命里充满诗意神性文字,用以熄灭一切世俗欲念和妄求,在纯粹的精神的世界里安妥自己的灵魂。三毛走过的路,道阻且长、传奇浪漫,神秘凄美。但她是用生命去追逐远方的最可敬最可爱的纯性情作家,她是用心灵的足迹为我们人类探索出一方精神栖息的绿洲。在喧嚣的世界里,在物质欲念倾泄的红尘中,谁又能摆脱利欲束缚,做一个思想奔放,精神自由,灵魂纯粹的向往诗意远方的人呢?走过的路,见过的人,读过的书让我们沉静之后,才懂得戒持一颗欲念的心,珍重一生挚爱与牵挂,永远活在当下的烟尘里。从三毛的人生历程中,我们明白:珍惜生活,珍重情爱,珍惜拥有,好好做一个心智健全,思想丰富,精神明亮的人,用心去给诗和远方做一个完整而美丽的诠释吧!2020.11.30 (在线责编 海艺)
   作者简介    
王宇鹏,70年代生于陕西商州,长期从事高中语文教学,高级教师。工作之余常随性练笔,善于将个人对生命和生活体悟思考行诸笔端,喜欢在平淡生活中淬炼个人文学情趣,有30余篇诗歌、散文、文论在各类网络平台发表。喜欢以文会友,丰富精神世界。愿走进文学百草园,让心灵得以慰藉。
 推荐阅读
余秋雨|笔墨祭
毕淑敏|离太阳最近的树
高洪波|鸡血石记池 莉|熬至滴水成珠
阿 成|抚远之远(外一篇)
赵国春|北大荒寻“角”记
周树山|乱世和末世的自我救赎 ——梁启超的人生哲学
张继炼|大漠神韵(系列散文)师郑娟|拜访贾平凹
廖静仁|调琴师 (小说)
张 镭|失独者K先生林清玄|生命的意义曹学林|我与汪国真的一面之缘
艾贝保·热合曼| 向人民楷模致敬
韩世霞 | 天山漫笔
嫣 然| 生命之树
王卫民|紫 薇赵晏彪|心灵的家园 创作的牧场  ——评张继炼小说集《遥远的牧场》邢海珍|生命之树与诗意的年轮 ——森林诗人吴宝三的文学之旅 
李凤臣|麦   收裴海霞|问    佛(散文)
三色堇|大雁塔,铎声阵阵(组诗)王立世|时间带着一块糖  ——评赵少琳诗集《纯棉的琴键》

                     中国作家在线100000+作家文学爱好者都关注的微信平台

远方的呼唤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