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最该摆地摊的地方是这儿

摆地摊,最近是一个热词。阿雍也蹭蹭热度,给有关部门提个建议,建议恢复中山公园旧书市场在周末摆地摊儿。
2016年济南中山公园旧书市场南侧地摊,让人怀念。
济南是一个有文化味儿的城市,文玩、古旧书业的兴盛是其文化底蕴深厚的重要表现。早在清末民初,城内布政司大街(省府前街)和商埠公园(中山公园)西北邻的萃卖场就成为古旧书、碑拓经营业户聚集之地。
新中国成立后,虽然萃卖场繁华不再,但又有济南市图书馆、济南市新华书店古旧书店落户中山公园周边。改革开放以来,济南古旧书业从小到大、重新兴起,先后辗转英雄山文化市场、海右文化城、成通文化城等多地,2002年,最终落脚于刚刚免费开放的中山公园。由于济南市园林局和中山公园对这个旧书市场的因势利导和积极扶持,也由于中山公园一带与古旧书之间的难解之缘,更由于这个市场满足了众多文化人的精神需求,设于此处的旧书市场几年时间就越做越大,实现了济南古旧书业的“一统江湖”。散布于英雄山、成通文化城及东外环等处的古旧书经营业户都汇聚于此,规模经济凸现,成为省内最大的古旧书交易市场。
放眼国内,中山公园旧书市场与北京潘家园、天津古文化街、上海文庙旧书市场名气上不相上下,因此,它们在坊间被并称为“中国四大旧书市场”。

值得一提的事,国内多数大城市的古旧书市场,都是依附于旧货市场和文玩市场而存在的,只有上海文庙旧书市场和济南中山公园旧书市场等少数几个市场是以经营古旧书为主业的专业旧书市场。这是济南旧书市场得天独厚的优势,也是济南旧书业应该顺势而为的历史契机。然而,最近五六年,由于种种原因,中山公园旧书市场出现某种程度的萎缩。
2013年6月,因消防不达标,中山公园旧书市场被迫停业改造一年,拆掉原来专为书商提供的彩钢板房,复业后正式更名中山书苑,但场地面积比原来缩小很多,又添加了围墙,中间只保留铁皮摊位。此次整顿后,原来二百来家业户貌似少了三分之一,有的业户搬到成通文化城;2017年,在创城大背景下,旧书市场取消围墙外围的地摊,散碎业户和一些想处理个人藏书的读书人从此没法再来摆摊。
国内四大旧书市场中,唯独济南旧书市场成了不能撂地摆摊儿的地方。原来不定期举办的古旧书大会(一般都会有大量外地业户拉着拉杆箱前来凑热闹)这几年也悄然停办了。这,对卖书人和买书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事情。
2018年下半年,公园历时仨月改造中山书苑顶篷,至2019年春节前复业。此次改造后,旧书市场内面貌为之一新,业户不用担心雨雪天淋湿书了,但业户仓储条件狭窄的情况没有得以根本改善,有部分业户因搬到药王楼后未再回来,整个旧书市场依然没有达到允许摆地摊时期那般红火。规范有余,红火不足。
作为一位每周到中山公园淘书达18年之久的资深书友,本人不揣浅陋,谨此向有关部门建议:
1、从传承文脉的角度,定义旧书市场的地位。
“济南历史源远流长、文化底蕴深厚,要切实加大保护力度,高标准做好整治提升工程,传承历史文脉、凸显泉城特色、讲好济南故事”。济南的文化底蕴厚在何处,济南的历史文脉如何传承?很多济南人脑子里是模糊的。
放眼中国历史,从秦博士伏生口传《尚书》到宋赵明诚李清照夫妇合撰《金石录》,从明代大诗人李攀龙编纂《唐诗选》(影响超过《唐诗三百首》)到清学者马国翰辑成巨著《玉函山房辑佚书》,从清学者周永年在国内首次倡建公共图书馆到民国时期王献唐先生冒死护送国宝文献入川,济南人在中国文脉传承上居功至伟。而民国时期济南古旧书业的繁荣、当代济南旧书市场的兴盛都可以看做坊间人士对这种文脉传承的呼应。
不要觉得这么一个交不了多少费税的旧书市场对济南、对文化是可有可无的。这些年,海量的有价值文献因为中山公园旧书市场的存在而免于被造纸厂打成纸浆,一些图书馆地方文献书录里也有数以千计的图书是从这里淘出来而补上了缺失之遗。
很多研究者、收藏者更是从中山公园获益匪浅。如果没有提供淘宝机会的中山公园旧书市场,很多稀有甚至堪称孤本的文献是不会浮出水面的,它们可能会永远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成为无法拼接的文明碎片。
2、从提升济南文化品位的高度,正视中旧书市场的价值。
对中山公园旧书市场不屑一顾的声音我听到过不少,基本都是那些没去过市场或没真正去淘过书的人发出来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某些动辄就轻视旧书市场的人,你真正了解中山公园旧书市场吗?
“登长城、吃烤鸭、游故宫、逛潘家园”被外地人誉为是游北京必要体验的四大项目,我们济南,是完全有条件在文化品位上做好自身特色的。从老舍先生的文章中可知,到山水沟大集去淘宝是民国济南文人的雅好,今天,我们济南有英雄山(号称全国四大文化市场之一)和药王楼文玩市场、有中山公园的旧书市场(号称全国四大书市之一),这在某处意义上可以说是济南的文化软实力,是济南人的文化品位、文人雅趣,一个外地游客到济南来体验全域旅游,除了“看泉水,游老城,吃鲁菜”,它还可“淘文玩”、“淘旧书”。而这些,是很多外地人对济南羡慕不已的内容。
3、从历史沿革中,定位中山公园的功能。
之所以说这个事,是因为很多人狭隘地把中山公园的功能理解为健身,认为这个公园的功能就是提供散步、打拳和跳舞的,搞旧书市场等其他事情都是不务正业。中山公园建于清末济南开埠之初,早期称商埠公园,是当年济南对外开放时兴建的配套项目。健身休闲固然是其功能之一,可推广文明教化也是其应有之义。如早在清末公园便辟有商品陈列馆,展陈农业、林业、水产、矿业、美术及各种新式工业品,民国时期公园里有茶座、咖啡和画廊,市民可以在此会客、谈事、裱画买画。当代,济南市图书馆设于公园一角,来此读书的读者络绎不绝。花圃曾设于公园一角,来此赏花和切磋养花技艺的市民也很多。
从历史沿革的角度看,中山公园是一个承担文教、展览、休闲、健身等多项功能的公园。自2002年公园新辟旧书市场以来,这里已发育为周末书友淘宝、文人雅集的一个好去处。近年来,盛传中山公园将拆除围墙、扩大范围,在未来规划设计中,体现文脉传承、提升文化品位是应有之义,做这项工作时,切不可将旧书市场视为可有可无之项目。
4、做大做活旧书市场,提高济南的城市温度。
“努力把济南打造成一座有温度的城市,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济南的一位领导曾经如是说。
有温度的城市,也就是宜居的城市。不少外地人认为,济南是一个温情而有文化调调的城市,它的文化调调既体现于独具匠心的城市园林风貌,也体现于济南人不紧不慢的生活旨趣。而文玩市场、旧书市场不正是体现济南人生活旨趣的重要场所吗?
济南中山公园旧书市场早期盛况。阿雍摄于2004年
目前中山公园旧书市场在管理上存在的突出情况是“收得太紧”、“活力不足”。纵观国内各大一线城市的文玩、旧书市场,撂地摆摊是普遍现象和普遍特色,从北京的潘家园到天津的古文化街,再到上海的文庙旧书市场,都可以撂地摆摊卖旧书,集市味儿十足。但济南中山公园旧书市场却“中规中矩”,不仅取缔了外墙外围的地摊,连市场内的摆地摊卖书也被禁止。与业户及淘书的朋友们谈起此事,多数人都觉得公园制定的管理制度过于严苛,营商环境有待改善。
旧书市场人气最旺的交易时段主要集中在周六、周日两天的上午,为什么不能变通一下,特许场内业户在这一时段撂地摆摊?书市围墙外空间蛮大,在周六、周日上午完全可以放开,允许有旧书抛售的散户撂地摆摊。这样很快就能拉升旧书市场的人气,也能为场内柜台业户带来客流。
市场北侧用于文玩经营的房子,建议改造一下结构,将南面一排房屋辟窗为门。这样肯定能增大承租者对外交流,盘活其营商环境。
英国有个叫海伊的小镇,在英格兰和威尔士交界的地方,有三四十家旧书书店,号称“世界旧书之都”,成为旅游特色小镇。济南是省会、历史文化名城,出版社多,文化科研单位多,离京津也比较近,北上货源供应充足,文化氛围和书香气息浓厚,有前些年坊间盛传的国内四大图书市场之名号,济南旧书文化行业应该乘势而上,做强特色,甚至可以搞个“旧书之都”之类的称号,除泉城名片外,再创一项文化名片,岂不很好。倘若再不发力,被后起的古旧书市场(合肥周谷堆旧书市场)抢去名头,也可能就是几年间的事情。
我这么说,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欢迎书友和朋友转发,欢迎各位留言谈谈您的个人看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