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朗读:写给季节的情书之十一月

写给季节的情书之十一月
作者/梅轩听雨朗诵//如果

风,自远方来。
舒展。自由。风凉。风冷。
风的舌是舔舐过泥土温婉的脉搏,跳动着心门内藏着的温暖世界。轻轻拨开一角岁月的帘,倏然敞亮了眼眸,还有,眼旁的鱼尾纹。鱼尾纹里,藏着风的轨迹,还藏着一个时代。记忆古老但不苍白,抑或富裕,抑或贫穷,都留在时代的箱子里。
但是,箱子是没有锁的。
风,秉性独特,独来独往,不善言谈,温文尔雅而又激烈暴躁。文雅的,文明的,文学的,其实都不是风的本意。风就是季节、流年、岁月的过客,经过它该经过的地方。包括人的内心。
风,有洞察力,有时为达目可以拆解一切。包括思想。远方的风尤其如此。
风,自北方来。
欣喜,怀念,忧伤,重叠在一起,更迭着成长。也重复、更迭、成长着欣喜,怀念和忧伤。
风自北方来,故乡的味道裹在风里。二氧化碳瘫软在风的根部,挣扎、蠕动,力气消磨殆尽。一缕香气,和它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于是,肆意地弥漫。
我看见了北方的风,在朦胧中很真切。有一颗挺拔的枯草,成长在风中。茁壮,茁壮成一片绿色的海。
海上没有归航的帆。
风中,还有一片雪花轻轻飞落,温润了额头。甚至有一股温润,慢慢舒展到眼角的鱼尾纹里。
季节的算盘哗哗拨响,把初冬的储存量计算得清清楚楚。
大地没有外衣,裸露着思想,和缓缓流动的江河攀谈。
树是孤独的,孤独到没有心爱的伴侣,连哭泣都远离而去。流连在树下的人,其实只是在仰望太阳。
落叶很安然,但落叶的告别很匆忙,甚至都来不及仔细整理旅行日记,所以思维可能还活跃在昨天,但躯体已经入眠,只有风去打搅。风不是偷窥者,却在叶的梦中,偷窥春的微笑。
乡村的粮食聚集在屋檐旁牢固又简陋的仓里,听农人哼着不甚清楚的小调儿,撩拨几分心动,看土炕边儿餐桌上那杯散装白酒,醇香着日子。
偎卧在仓旁的犬,只对香味儿感兴趣,脑海中一定丰盛着幻想。但是懒得动。眼中重重的门,关闭了它的希望。
城市的生活在早已与北回归线告别的太阳下逐渐变厚。各式各样的店牌鲜艳招展,呼呼作响,比算盘还响。马路宽了又窄,窄了又宽。马路上和商场里,行走和拥挤的人,着装多了一些质朴的颜色。
路灯依旧是静默的,也依旧明亮。
风凉,风冷,都是心中的温暖。
风,不问红尘,坦然穿过乡村的原野,城市的缝隙。月亮上的风晕是假的,星星看得明明白白,和宇宙没有什么关系。月亮应该感受不到风的存在。风不确定行程,也不告诉去处,只自在穿行。
暑气早已封存在记忆里。怒放的花或在温室浅笑,或在谁家的阳台刻意讨好主人。不知下落的,灵魂不散,依旧开在另一处天地或另一个时空。若不讲灵魂,花是不会在意开放处有没有葬花人的。
云疏远成稀客,不知在哪里独自享受或回忆曾经光顾的风景。睡梦中可能会偶尔翻一下身,或敲一敲卧榻,殷勤的使者便会催落一场不太讨人喜欢的雨。雨落时,滴下初冬的讯息。
季节往复如常,似曾相识本相识。来往间,微寒渐浓,浓成一个概念,就像列了一道方程式。求解并不难。雪,轻轻的雪,密密的雪。一个答案、一场风景、一段故事,还有省略号,随雪飘落。大地不再任由思想脱缰,沉思后,披上迎风的大氅。
花开了。是梨花。杏花和海棠花一定还在想象菊花的冷艳。
风,自远方来。没有问候,也没有告白。
风,自北方来。安慰。欣慰。
风,自北方来,随风而来的,还有十一月。
十一月,怀想和温暖交织,感情跳跃着思念,不曾凝结。
十一月,漂泊的人把心抛向远方的风,让怀想自由流浪;思乡的人把心抛向北方的风,让温暖无限放大。

作者简介
梅轩听雨:投身军旅几十载,奉献之余,偏读一二文字。常有试笔,喜诗词、散文。其诗文皆注重以实示情,除讴歌军旅外,多为涂抹乡思慨叹之笔。勤奋时偶有小作散见于军内外报刊杂志,懒惰时满足于孤芳自赏,唯一片乡情从来不曾倦怠。
诵者简介
如果,人淡如菊,心素如茶。朗诵码字纯属业余爱好,不求高深。
紫竹香榭平台简介
以真诚,博大之心接纳八方来客,本着对文字的敬畏,对原创的尊重,用笔尖记录人间万象,用声音讴歌真善美。以阳光的心态,优雅的情怀,浪漫的笔锋,打造一块精品文学的净土。紫竹热诚欢迎喜爱文字的朋友,与我们共享诗花绽放,同赏散文风骨,聆听美声缭绕。我们的宗旨是纯粹,诚信,精品打造纯文学的乐园,
紫竹香榭作品以作者授权发布的原创作品。图片来自网络。
投稿须知:以原创诗歌、散文为主,诗歌不少于三百字,散文,不超过二千字。拒绝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投稿邮箱:823126068@qq.com 微信zl823126068
首席主播:叶 紫
主 播:建新,如果,刘音,一粒尘,沙粒儿,重生,黄小琦。红泥小火炉
诗歌编辑:远山的呼唤
散文编辑:东方青竹,一粒尘。
总 编:孙俊波
本期图文制作:青竹
扫码关注
有趣的灵魂在等你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