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记忆 | 玉佩:老木匠讲“粉坊旧事”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粉坊旧事
“当时我还在粉坊当过几天会计了,那时候咱也不会打算盘,就只学会了‘八规’。”和平时一样,吃过黑来饭儿没有事儿,老木匠和儿子,爷儿俩紧挨着坐在沙发上扯闲话。老木匠给年轻人讲起了自己头晌在粉坊做工的一些趣事(现在听起来是趣事,放到当时也够“囧”的)。
“八规就是算盘的口诀,虽然不会算盘,但我会‘除8’,八斤红薯粉换一斤粉条。”当年轻人不解地问老木匠什么是“八规”时,老木匠给年轻人解释道。
老木匠讲,当时在粉坊,从磨红薯到漏成粉条,都是纯手工,死不少淘牲,也挣不了几个钱,那时候一斤粉条就挣八分。特别是到后来,不仅没有赚,还赔钱了。最后那一年,因为收上来的红薯个儿小,出粉率低,到最后粉条都换完了,再一算,还欠农户不少(粉条)呢。实在没办法了,就跑到姚村去买了现成的粉条完了篇儿。
“人家就没有问你们咋回事儿?”年轻人问道。
“该没有问了昂,队里边还专门找了别的队的会计来给盘了盘账,经过核算,确定是经营上的亏损,而不是俺都个人贪污。”老木匠讲。
“当时你当木匠了没有呢,爹?”
“当时木匠是捎带。”老木匠说。
“为啥木匠成了捎带,会计成了主业?”年轻人好奇。
“出门在外是当木匠,平时在家除了去地,就是在粉坊忙活,当会计。”老木匠说到。
三队的粉坊和五队的粉坊一样,都是小队里的粉坊,不同于村大队的粉坊,但是这里边有那一代人的记忆,曾经的点点滴滴,现在讲出来可能都很有趣,但在当时却也饱含酸甜苦辣咸。
作者
玉佩,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林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扫码关注我们
主编微信:291330120
新浪微博|@小木匠爱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