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权利 | 凤翔石南路上的春天

2020年3月25日,凤翔县委宣传部联合南指挥镇政府,组织县作家协会、县摄影家协会、县汉服社,以及《雍州文学》《时光捡漏》《今日凤翔》《凤翔在线》等公众号,共同参与的新媒体采风活动在南指挥镇八旗屯村千亩桃园举行。其实,千亩桃园的具体位置就在石南路由东往西八百米处——八旗屯村杜家庄。
我们今天是专门去看桃花的,但我的此文是专门写石南路的,所以有必要介绍一下石南路。所谓的石南路,就是南指挥镇政府所在的那条东西走向的柏油马路。这条路把《凤虢路(凤翔到虢镇)和石连路(石家营到连村,也就是战备路)》连接在一起。石南路的“石”,就是石落务,“南”就是南指挥村。从字面上看,连接石落务到南指挥的那条路就是石南路。这活虽然没错,但也不全对。这条路从地理位置上讲,压根就和郭店社区的石落务村不沾边,起点不是石落务村,而是南指挥镇八旗屯村四组,终点就是南指挥镇政府所在地。有些人也把这条路叫凤翔县城的南三环。南环路是第一环,三王路(三岔到王堡村)是第二环。其实,我上下班给车加油的华龙加油站和华龙养鸡场就是石南路的起点。
春风刮走了冬天残留的尘埃,阳光已经洗去了新冠肺炎的阴霾。疫情解封后的阳春三月底,心情格外舒畅。当我开车拉着《时光捡漏》二位美女编辑沿着漂亮的244国道,行进到石南路口的时候,我的眼睛为之一亮。244国道两旁柳树很是吸引我的眼球。就要驶入石南路了,我该减速了。本来车辆减速拐弯那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今天的我,转弯时比平时还要慢。不是因为车上有两位美女编辑而这样,实在是石南路的春天太漂亮了。我想从石南路的起点开始好好看看石南路。
显然,石南路比244国道还要漂亮。不是因为我是南指挥镇的人才这么说。石南路两旁的行道树,是垂柳和松树生长在一起。我细细观察了一下,是每隔两三个松树就生长着一颗柳树。松树的高度刚好是柳树三分之二。松树是深绿色的,柳树是浅绿色的,能不漂亮吗!就像时装展上的美女模特,上衣和裤子颜色的搭配是绝配!
凤翔人喜欢柳树,因为柳树早已融化在先秦子民的文化之中。东湖柳那是凤翔的一绝。在中国,松树不光是好植物、好木材,更是一种信仰、一种希望、一种操守 。挺拔的松树就像我们男人一样充满阳刚之气;柔软的柳树就像美女一样温柔。“女”子和“男”子结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好”字。因而,石连路上松树和柳树完美结合在一起生长,愈发好看。看着石南路的起点上南指挥镇政府竖立的“千里始于足下”和“不忘初心在出发”的宣传牌,解读石南路的春天,意味着石南路的春天将会从这里开始。
我看了看车载导航器上的时间,现在刚好是九点五十。我的车由东向西行进着。太阳光也由东向西照耀着大地,和春风一起恩泽着地表的麦子和路旁的松树和柳树,用它娴熟的手梳弄着高出松树的柳树的头发,用柳芽给石南路画上了绣眉,让石南路睁开了春眼。路两旁排水沟里的小草也探出了小小的脑袋。三月的柳叶是透明的。阳光打在树叶上分外亮堂、好看。美女轻风不由得举起了手中的手机,开启了照相的模式。
春天催促着农民的锄头,驶入石南路二百米,就到了蔬菜大棚。一溜大棚由东到西排开,距离石南路只有十米多一点。通过塑料大棚的开口,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种植着黄瓜、油麦菜、莴笋等青菜秧苗。大棚旁边的麦苗也听到了春天的召唤,喝足了养料和水分,褪去了黄叶,换上了绿装,在和阳光对话。缓慢行驶大约三百米就到了曹林芳绿荫公司的南片苗木基地。苗木基地的南天竹还没长出新叶,仍然支起去年的边角有些枯萎的旧红叶当做遮阳的伞;密密麻麻的龙爪柳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但是,龙爪柳的树枝树杈本身就已近像花,是大自然用遒劲的笔力刻画在由树干拖举着的龙爪的雕塑。正因为如此,才称之为龙爪柳的吧;春天毕竟是花的季节。洁白的如喇叭的玉兰花朵缀满枝上,没有绿叶陪衬,在光秃秃的树枝上默默地将美丽展现,将收藏一冬的美意绽放——任性,荡人魂魄,让人陶醉,让我心服口服;树下的紫花地丁,一团一团盛开着,好像是玉兰花的陪衬,无声无息,但也随着春风摇曳着蓝色的小花朵,宣示着自我的存在,展现着袅袅娜娜的春天。(一言不发的我,只好下午一个人又去了一趟石南路,走近玉兰花,老老实实举起相机,把美定格下来。)
千亩桃园的东面是高、大、长的灌溉渠。渠的东侧,两位妇女在挖荠荠菜和蒲公英。荠荠菜和蒲公英都是春季可食的上等野菜,虽然县城酒店宴席上有时能见到,但没有乡村田间地头野生的新鲜、地道和金贵。蒲公英和荠荠菜,它们几乎同生同长,都有着食用价值和观赏价值以及药用价值。它们和桃花一样也都是春的使者转眼间,千亩桃园到了。到此,石南路我们才走了三分之一。两个小时之后我们从桃园出来了。我打算一个人慢慢开车把石南路走完,刚好《时光捡漏》主编辛克要去南指挥政府同学处,于是我又开车把辛克主编送到了南指挥镇政府,顺便继续享受剩余的石南路的春天。
中午十二点的阳光更加浓烈,把路两旁的松树和柳树的黑色影子投在了路面上。低头由东向西看去,路面上还有太阳的反光,虽然不怎么夺目,自己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凝望。抬头看见风筝就在自己的头上飞舞着,顺着风筝线看去,路旁的田间小路上,几个小孩在大人的带领下放风筝。风筝在春分地搀扶下,虽然飞得不怎么高,印在风筝上卡通图像清晰可见,但也让我头顶上的这块天显得妩媚。
继续前行,就会看到一大块紫红色的地,约二亩左右,很是吸引我的眼球,不由得驶近一看,里面种植着紫玉甘蓝。广阔田野里到处都是麦苗青青,绿意流淌,突然驶近同样饱含泥土气息的紫玉甘蓝地块,感到有股清新甜润的味道在我的鼻腔跳动,顿时,浑身的神经更加轻松舒展。我真想停车,走下汽车,漫步田野,蹦蹦跳跳,用自己的双脚叩击绿意流淌的大地,甚至靠着柳树,或者醉卧在绿茸茸的荠荠菜之上,不怕蛰伏了一冬的蚂蚁爬上身,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享受庄稼和花草的气息。
疫情防护、封村堵路、闭关自守的岁月已近成为过去时。松树是石南路上的手指;柳树是石南路上的头发;八旗屯村的千亩桃园是石南路的靓装。他们随着春天的到来,潜移默化、变换着颜色。生命本来就是自然的流动和盛开。两只喜鹊从我的车前一飞而过。就要离开石南路时,已经十二点多了,车里面有点热,想打开车窗上的玻璃透透风。随着玻璃的落下,我听到了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不知是麻雀在安慰我,还是挽留我,不得而知。或许是麻雀在帮助麦苗返青、拔节 ;或许是麻雀更喜欢春天的葱茏,在给柳叶由浅绿变成深绿伴奏;或许是麻雀在招呼石南路上的客人们留下来,在美丽的石南路旁投资建厂,成立合作社,或发展绿色农业,和南指挥人民一起感知新春的萌动。

作者简介:曹权利,网名田野,一个喜欢用文字记录自己生活的凤翔人。
精彩悦读
曹权利 | 浪漫依旧流淌
曹权利 | 世界上最好的
曹权利 | 南瓜飘香
曹权利 | 书与凤翔的爱恋
曹权利 | 我也曾是麦客
曹权利 | 凤翔的春天
曹权利 | 老娘,您着实吓了我一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