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芋头

公众号:心然的原香。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添加公众号。
心然的个人微信号:15818820884。
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
去买菜,只听一个人问菜老板:有没有大芋头?菜老板说没有。这个人有点生气,就说:我不买,你天天卖。我来买,你却没有。菜老板一听,也有点生气,回道:我有,你不来买。卖完了,你却来买。
这是典型的,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把责任推给对方。可见,角度,让一件事情有很多面。可见,事物都是圆的,怎么说怎么有理。
这个人要买的大芋头,我的故乡人叫它芋老。
家乡在江汉平原,那里家家种芋头。艰苦的时期,芋头是孩子们的学费。也是奇,它仿佛知道。成熟期,就在开学前夕。
到了那时候,一家老小出动,挖芋头。下锹,通常是家里最有经验的人完成。这很关键,稍不对路,挖破的芋头,就成了残次品。
一锹下去,芋头梗叶倒下,大大小小的芋头一家露出地面。最大的叫芋老,是家族的老人。其它围着生长的是孩子们,叫芋头。清理干净芋头们之后,连芋梗也要搬回去。
秋妈妈有五个孩子,三个孩子上学。那些天,她鸡叫三遍就得起床。芋头全身毛乎乎的,又叫毛芋头。不大好清洗。若不清洗干净,又卖不出价钱来。
秋妈妈把芋头挑到水边,装上水后,拿木头耙子捣。木头耙子是特制的,两根杆互相垂直,短的一根横着,上面镶几根木头齿。
夜里安静,木耙子捣芋头的咚咚声,仿佛水车车水,传得很远,且有回声。我家住在池塘旁边,半夜里,一听见那声音,就知道是秋妈妈捣芋头。光捣不行,还得倒出来一个个用手抡。芋头清洗完毕,天已麻麻亮。这时,秋爸爸才起床,挑起芋头赶集去。
芋头营养丰富,口感好,但不下饭。奶奶买它回来,切成厚块,煮熟的时候加点辣椒,助它下饭。如果是蒸肉,用芋头打底,那芋头就更好吃了,和肉可以媲美。还可以用瓦罐煨,激发它的甜粉和香。那汤汁,泡饭,是一绝。最好吃的,是把毛芋头丢进热灶灰里捂熟。拿出来,把皮剥开,就是最好的零食。我们都知道好,冬天烤火钵,也这样烧芋头吃。
芋头,也可以变得下饭,那就是主妇们的巧手,把它做成芋头鲊。
芋梗多得吃不完,又卖不出去,把它掰成段状,放太阳下暴晒。芋梗粗肥,心却很空,那是芋头的水分调节器。晒干后的芋梗,缩性很大。存起来,冬天没菜时,拿出来用水泡开,加些蒜头和辣椒,炒炒,又绵又香,佐饭佳品。
日本人喜欢喝芋梗做的汤,我是理解的。芋梗有特殊的香味和口感。 一直到现在,我还对芋梗心驰神往。
一年去广州,在珠三角一个旅游景点,有大妈卖风干的芋梗。我和妹妹眼前一亮,赶紧买一袋,拿回去泡发之后,按记忆里的方法炒。那次,真炒出了家乡芋梗久违的味道。
芋梗,我们那儿又叫芋荷梗,许是那叶子和荷叶长得相似吧。现在,它成了宝。一到过年,干芋荷梗供不应求。芋荷,芋合,寓意好遇合,好机会。吃了这道菜,家才能更圆满,人才有好机遇。
食物,有它的灵韵,只在那时那刻。知道芋头好吃,菜场里有卖,我却从不买,怕吃不出儿时的味道,对芋头失望。芋梗,也没有再吃过,那舌尖上的残留,太悠长,如同梦,不敢打搅,怕它醒来。
近来听说,云南的芋头还开花。芋头花,好吃,比芋头贵的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