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论《三峡》中“猿啼”意象

“三峡”因其特殊的地势地貌与奇异风光,自古以来文人骚客不管是游历还是为官于此,都著以文章记录。或记录险峻奇丽的风光,或借瑰丽之景抒发内心之感。因其常出现于文人笔下,所以三峡又得名为“诗峡”。
郦道元笔下的三峡主要从自然风光进行描写,用直接描写刻画了出山之雄奇险峻,景之奇丽清俊,用侧面描写体现水之湍急。而结尾写出猿啼声的凄凉回响,从听觉上让人更加感受到三峡的奇美,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这一意象使人加深了对三峡凄清的意象,也为奇丽的景色增添了一份神秘感。如果说将三峡绘成一幅画,那么最后对猿啼的描写就是照相机,让人对画面产生持久的记忆力,使人不断强化对这幅画的印象而达到音乐中回味无穷的效果。
一、“猿啼”意象的起源
在古代诗歌中,很多诗人会写到猿啼这一场景。孟浩然的《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中写到“山暝听猿愁, 沧江急夜流。”在深山中一片寂寥与寂静,唯听见猿啼与急流声,满是孤独之感。刘长卿的《重送裴郎中贬吉州》中写到“猿鸣客散暮江头, 人自伤心水自流。同作逐臣君更远, 青山万里一孤舟。”诗人与朋友同遭贬谪,借猿鸣喊出心中之悲凉,借流水表达心中之愤懑的积郁之多。李珣的《巫山一段云》中写到“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行客至此,已自多愁,此时又听到催人泪下的猿猴悲啼,为愁苦之人又增添了一层忧愁。
描写猿啼的诗句有很多,那么猿啼这一意象最开始是从哪里产生的呢?依据时间来看,“猿啼”最早出自屈原的《山鬼》:“雷填填兮雨冥冥, 猿啾啾兮狖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 思公子兮徒离忧。” 此诗出自《九歌》,《九歌》是一组祀神的乐歌,据说是屈原在民间祀神乐歌的基础上加工修改而成的。所以此诗是祭祀山鬼的祭歌,叙述的是一位多情的山鬼,在山中与心上人幽会以及等待心上人种种经历场景和心理,而心上人却迟迟不来,于是产生了绵长的思念与忧伤。其中“猿啾啾”即“猿鸣”,这种叫声在夜幕中极具穿透力,但用“啾啾”这样的叠词而非“啼”、“鸣”使人感觉声音是短促的,而不像后来诗中“猿啼”的典型意象带给人的绵长之感,这里可能更体现诗中人物在等待中焦急的心理。这是“猿啼”最早的起源。
据《世说新语·黜免》载“桓公入蜀, 至三峡中, 部伍中有得猿子者。其母缘岸哀号, 行百余里不去, 遂跳上船, 至便即绝。破其腹中, 肠皆寸寸断。公闻之怒, 命黜其人。”文中母猿哀鸣,悲伤之感仿佛肝肠寸断,而惹得桓公动怒。在这里的猿鸣着重体现它带给人的悲伤之感,这种悲伤不是人想忽略就可以摆脱的。猿鸣的伤感调动起身体的所有感官,使悲伤之情最开始由外部的声音所引起,后来转化为从内而外的悲。由外部感官转化为内部情绪的调动让人有肝肠寸断之感。
其实“猿鸣”形成它较为固定的意象应该是在三峡这样的场景之中。因为猿啼(亦称猿鸣) 一般发生在清晨, 啼者为长臂猿。有学者指出, 这种能大声齐鸣、发出高昂清晰的音声、响震山谷的猿类应该是长臂猿:“三峡崖陡水急, 除长臂猿以外, 没有任何其他种类的猿啼声, 能盖过舟行峡谷的急流水声。在滩险水喧声中, 只有长臂猿的呼应性齐鸣, 才能成为当时航行三峡地区听猿啼的一大特色。”【1】(高耀亭、文焕然、何业恒《历史时期中国长臂猿分布的变迁》, 《中国历史时期植物与动物变迁研究》, 重庆出版社2006年版)所以只有在三峡这样的地势地貌中才能使猿啼绵长悠远不绝,在空谷回响。进而使得“猿鸣”这一意象带给人凄凉伤感之意。
从屈原《山鬼》“猿啾啾兮狖夜鸣”到《世说新语》“其母缘岸哀号, 行百余里不去”再到《水经注》“猿鸣三声泪占裳”, 这些的诗人听猿声而悲伤, 他们也是伤心之时, 所以在听到哀惋的猿声而更悲。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以我观物, 物皆著我之色”。但这一意象不能单独从诗中拿出来看,也不能在诗中一出现“猿鸣”的意象就认定其带有凄凉悲伤之意。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高猿长啸”,在多数情况下给人以“哀怨”、“凄清”的感受,是“猿啼”这一意象特有的象征意义。但是,面对不同的景象,“猿啼”可以生发出不同的感情。此时的李白,遇赦放还,心情格外高兴,行船过三峡,听到有高猿长啸,这并不影响轻舟因水流湍急而飞快地顺流而下,尽管啼猿哀鸣,但此时心情快慰、精神爽利,所以李白毫不在意这在他人耳中凄婉的声响,而是有一种释放的快感。此时鸣声不再是悲惋的抒发,而是快意的表达。
二、三峡中“猿啼”的解读
根据《荆州图经》、《荆州记》、《水经注》等方志类著作的记载, 猿猴主要活动区域就为三峡地区。所以要分析三峡中猿鸣的意象,离不开对三峡本身的环境进行解读。
在郦道元的《三峡》中,首先描写的是山。山体连绵不断七百里,且在两侧。山体高耸,在靠近水的一侧高耸险峻,岩石重叠排布。从文中“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可以看出,两岸的山相距极近,类似于“一线天”的场景。这就为猿啼声构建了极为充分的传播条件。猿啼本身悠长,在狭长的山体中间形成回声,有更为绵长空灵之感。文人初到三峡必定会被三峡的猿声所震撼,这种绵长哀惋的啼叫使得人们心底的悲剧意识被唤醒,从而想起自己的悲惨遭遇与凄凉孤独的境遇。诗人在此刻再次把自己置于这样奇丽清峻而又凄清的环境中,会加深自己的伤感色彩,由此加重了自己的悲剧性。
其次是三峡的水,由于水道狭窄地势险峻,再加上夏季水势上涨,所以水流湍急。三峡中猿啼声在空中回荡,其中夹杂着流水冲击的声响。急促的水声与绵长哀惋的猿啼形成对比,使得猿啼声更显悠长与婉转。
第三段中将三峡的景进行概括式细节化描写,潭水,松柏,怪石等景物奇丽清峻,本身带给人一种幽静凄清之感,身在此景中已难免感到孤独。而猿鸣声在此境中就像是配乐一般,将景物由独立的个体连接起来,构成了一种更为清幽的意境。
最后文中提到的季节与时间节点也十分重要。初晴与下霜清晨本就是极为幽静的,万物还未苏醒。高处有猿声传来在空荡的山谷回响,像是要唤醒山中的万物,却又像在抒发自己的孤寂之情。猿啼绵延不绝,久久回响在这最长的巫峡之中,让本不感到孤寂的人们不禁调动起自己内心深处的悲伤而感到难过。在这三峡凄清之景中,悲郁集结到极致,不禁落下了眼泪。
总之,猿啼这一意象需要放入三峡这样的环境中才能创造出它独特的意境来。但这一意象并不能单纯的归结为体现人的悲伤孤寂之感,还要结合诗本身的情景来体会与感受。
作者|余希玥
审核 | 马瑞 李章鑫
编辑 | 张明月 刘海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