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金水文学》一路同行】马振立 || 记《乡情》付梓前后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们
记《乡情》付梓前后
马振立
01
2018年10月,经戏友王秀丽老师介绍,我进入了“金水文学社”。
当时,受到了周洁老师及其他文友的热情欢迎。这使我在外几十年的游子倍感亲切。乡音、乡情的温暖,深深地渗入了我的心田。
在群里,我突然发现,有本叫《心的味道》这本书。当时,光听书名就觉得很雅致、很新奇。随后,我想法弄到了读本。那里的章节故事,紧紧地吸引着我阅读的兴趣。
《心的味道》全书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而是以情写人,以感叙事,使我读着读着,不由肃然起敬,哑然失笑。
在《父亲的记账本》和《母亲的织布机》章节中,使人看到了老一辈的艰辛和劳苦。同时,又感觉到他们的幸福与恩爱。其中,在第51页中写到“父亲这会儿得意地说:是,是,你还真聪明。不过,这一长一短是有讲究的……”,虽字数不多,但真真切切地刻画出老夫老妻之间的幽默与风趣,这就是周洁老师描写她父母亲的有趣情节。
02
我反复阅读《心的味道》这本书。同时,每天清晨,又能欣赏到文友发表的好文章。这勾起了我对亲朋好友们的记忆,哦!原来人人都是一本书,他们都有各自的故事。
在《心的味道》及文友的鼓舞下,我鼓足勇气,于2018年11月24日,完成了我的处女作《好友红红》,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按下微信发送键,投稿给“金水文学”平台周洁老师。
五天的等待,犹如小学生急盼考试成绩一样期盼又胆怯。
五天的期盼,如同当年组织审评,等待给我定论,那样的着急。
11月29日清晨,当我打开微信,看到我的《好友红红》在《金水文学》上发表了,我欣喜若狂,语无伦次地说:“发表了,发表了”!睡在身旁的老伴,迷迷糊糊说了句:“神经病”!
我冷静地阅读着我的作品,改动不小。不过,语句比原稿通顺多了,有些章节更加生动有趣,甚至连标点符号,也都准确无误。我打心眼里,更加敬佩总编和主编的敬业精神和文学素养。
在我的文章留言中,我看到了王创奇老师,网名”东篱西归”等老师的关注与点评,这使我深深地“陷入”到幸福的漩涡之中!
我的故乡——西马村,是合阳县最大的村庄,人口近五千,巷道二三十条,且户户相连,巷巷相通。村中间的街道,足有半里路长,两旁商铺,相互连接,且各有特色。
由于我们村,位于合、澄、荔三县交界处,现几乎成为被遗忘的角落。
西马村,村大人多,故事就多。由此,这就激起了我把它写出来的欲望。经我反复梳理,查找资料,并征询乡党、友人们的意见,最后我以“我的故乡西马村”(人文篇、风情篇、劳作篇、现实篇、案情篇)为标题,形成六个系列,并发表在《金水文学社》上,受到文友及村民们的关注与好评。
我的家庭,不是普通家庭,她是由财东家,陨落为贫农。
从一九四三年到一九四九年的六年间,家中先后有六、七位亲人离世,而且年龄最小的十岁,最大的爷爷才六十岁。
我母亲的一生,经历了人间的”三不幸”。我的养父,养育了我们姊妹五人。而在他的晚年,又抚养了不到两岁的孙女。
二零零零年前后,我的大弟,被授予大校军衔。为此,我家被陕西省誉为“陕西省英才之家”。
这时,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记述了:《爹爹》、《忆妈妈》、《心灵的呼唤》、《学拉二胡》等文稿,又发表在《金水文学》上。
从2018年11月到2020年的3月,我先后在《金水文学》上,发表文稿21篇。这些文稿,虽有我的辛苦,也有文友的鼓励和支持,更有主编老师的辛劳。
学习写作三年来,我知道了赵晓罡总编,又结识了周洁主编,同时,还知晓了王创奇、马建奇、董刚,吕水平,王秀丽,东篱西归等老师的大名或网名。但直至今日,我还没有见过他们的真容。我们的相识相知,都是在“金水文学社”的平台上。
周洁老师曾鼓励我说:“写好的文章,应发到朋友圈,让更多的人了解你、认可你”,我听取了她的建议。每次经平台发表的文章,我都再次发送到朋友圈、同学群或我的戏曲群。这样,又使我结识了不少文友。
白连仓老师,就是我最亲密的好文友。白连仓老师,原任宜君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县委史志办主任,实行职务与职级并行后,享受副县级待遇。现退休和我同住一小区。由于职业关系,使他养成严谨负责,一丝不苟的良好学风。通过这次我的编书,我对他更敬重三分。
我将“我的故乡——西马村”的文稿,转发到我们小区群,引起了白连仓老师的关注,后与我联系,我俩共同探讨文章的结构,用词、语句的修饰等。我们越探讨、越深入,越觉得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
他希望我把我的所有作品转发给他,让他细细地品读。
几天后,他给我发来一帖:“说过的话,会随风而散,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事,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地忘却,收藏的文稿,也会因故而丢失。只有印制成册,才能长久保存”。他的这一席话,与我的学友刘春登所言无二,使我不得不思虑良久。扪心自问,我行吗?
03
我是文革期间的技校毕业生,文化基础差,底子薄。虽发表了几十篇习作,那多亏主编老师修改,支持和鼓励。至于出书,那真不敢想。
白连仓文友多次鼓励,老伴大力支持,儿女们资金满足,就连孙子们,也为我打气加油。
亲友们给了我勇气,增强了我的信心。
我在农村土生土长,那里的一草一木,饱经风霜的老伙伴,他们的容颜,使我难以忘怀。
既然出书,我的立意,必须明确。
宣扬故乡西马村,纪念己故亲人,怀念我的友人,感恩于帮助过我的贵人。
为此,我决定將《金水文学》上发表的文稿全部录入书中,同时对周洁老师及我的挚友、文友、乐友、戏友和学友?乡谊之间的感情,都作了重点叙述。在编辑时,由于不断感悟,我再将自己喜闻乐见的段子、图片编入书内,形成完整的可读性、趣味性读本。以作为我对故乡的眷恋,对已故亲人的怀念,更能答谢帮我的所有亲朋好友。
多半年的筹备,白连仓老师对文稿的反复校对、修改,儿女们利用电脑,进行文体排版等。在我和老伴“金婚”之日,《乡情》清样打出,我和白老师及儿女们再次修改誊抄。2020年的8月18日,我的《乡情》正式印制成册。
这时的我,已精疲力尽,再无继续创作的勇气了。
看着新书,嗅闻着墨香,顿感我又回到年轻的学生时代!
我要将《乡情》赠送给我的亲朋好友。
金水滋润《乡情》,乡情载有亲情。展纸以叙过往事,顿觉情义溶其中。
2020-08-31
作者简介
马振立,合阳县西马村人,退休干部,喜欢学习,对写作,民乐颇感兴趣。闲暇时随笔,以弘扬正能量。
作者近期作品展示
马振立 || 婚姻五十年——写在金婚纪念日之际
马振立 || 夏 夜
喜欢文章内容就点“在看”分享给好友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