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是抑郁症的克星

现在,抑郁症等心理疾病异军突起,成为影响人类健康和生命的重量级“魔星”,究其原因,在于未能安心,相(疾病)由心生,随其心生则种种法(包括疾病)生。
目前,我国的心理学、精神病学及其治疗方法,主要师从西方心理学、精神病学,而实际上,心病还需心药医,禅宗是心宗,是安心法门,同样地,也是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克星。
何以见得?《五灯会元》等禅宗典籍记载,南北朝时期通晓儒道、博览群书,善谈玄理的国学大师神光,认为世间的学问都不究竟,都不能彻底心源,解决心的问题,于是,雪夜上少室山,在达摩面壁九年的山洞外禅门立雪,立意要取得治心良方。
为了显示自己求法的决心,神光潜取利刀,自断左臂,置于祖师前,可以称得上为法忘躯,若为真理故,生命也可抛。
达摩考察神光的确可以接班,于是,帮他易名为慧可,皈依禅门。
慧可正式向达摩提出:“我心未宁,乞师与安。”当时,慧可自断左臂,血溅雪地,不顾伤痛,请教的竟然是安心法门,可见,心痛才是真痛,肉痛只是心痛的外在形式。
达摩说:“将心来,与汝安。”你把心拿出来,我帮你安心。
慧可一下子傻呆了,想来想去,我的心无形无色,如同虚空一样,怎么拿出来啊?
于是老老实实的说:“觅心了不可得。”我寻寻觅觅,结果都找不到心,不可得这个心。
达摩说:“我与汝安心竟。”我与你安心结束了,完成了。
这么快就完成了吗?治好了慧可的心病了吗?
没有,心在慧可身上,心病还需心药医,所以,治心还是要靠自己,自己才能安自己的心,谁也帮不了你;俗话说,同台吃饭各修行,各人生死各人了,师父只是教会方法,具体操作,以及治疗方法,还是要自己去实践。
慧可泣血立雪求安心法门(方法论)的典故,后来的禅师评论:“少室门庭冷似冰,可师曾此一沉吟。夜阑各自知寒冷,莫待齐腰三尺深。”各人心事各人知,各人心病各人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禅宗认为,各人身上都有一个如意宝珠: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日尘销光现,照破山河万朵。找到这颗如意宝珠,就可以安慰人生、照亮人生,通达无碍。
自从禅宗的安心法门出现后,就受到士大夫阶层的热捧,以儒入世,以道养性,以禅安心,达则兼济天下,穷则安顿身心。
当年,朝廷设有兵部、礼部、吏部等部门,唯独没有心理辅导部,禅宗的安心方法论,就成为职场中人的不二之选了。
唐朝著名诗人、诗佛王维是其中典型的代表,他九岁的时候,父亲死在汾州司马的任上,一生清廉,壮志未酬,客死他乡。
王维几兄妹靠母亲独力抚养长大,而母亲的精神支柱则是《大般若波罗蜜多经》,靠受持读诵此经,才能挨过漫漫长夜,度过人生的苦难。
王维自少受母亲影响,对佛教文化情有独钟,十七岁北上长安应试,写下了《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向家里报平安,告慰母亲,抚慰兄弟姐妹。
十九岁中状元后,官场坎坷,郁郁不得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女朋友又在尘世中散乱,天各一方。
几经周折终于找到昔日的恋人,二十八岁高龄才结婚,结果三十岁时,妻子因为难产而死,一胎两命,悲痛欲绝。
母亲劝他读诵早就喜欢的《维摩诘所说经》,改名王维摩,拜北宗神秀的弟子普寂为师,后来,遇到南宗六祖惠能的弟子神会,双方相似的苦难遭遇,特别是神会的修行功夫,使王维大为折服,转而拜神会为师,并亲自撰写六祖惠能碑铭《能禅师碑》。
王维妻子死后,终生不娶,一生以禅为伴,退朝下班回家后,燃点檀香,双跏趺打坐修禅。
安史之乱爆发后,安禄山因慕王维之才,抢去伪朝强行当官,在唐朝廷得不到重用,在伪朝却强迫任职,王维欲哭无泪,写下了:“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这首诗,又装聋卖哑,躲过了伪朝的逼官。
后来,也因为这首诗而平反洗冤,官复原职,但是,王维已经看破放下,对名利地位、功名利禄一点兴趣都没有,屡次向朝廷申请提前退休,朝廷都不批准,于是,王维过着亦官亦隐的离岗退养生活,天天坐禅写诗画画,晚年总结、感慨人生:“宿昔朱颜成暮齿,须臾白发变垂髫。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消。”如果不是空门(禅门)化解烦恼安顿身心,王维早就离世,或者得了抑郁症了。
王维是如何治疗自己的心病,过着“诗佛”生活的呢?他在《过香积寺》中说;“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雾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治疗自己的心理疾病,就是用安禅(安心)法门,去制服毒龙(贪嗔痴烦恼),方法是燃香打坐:如澄浊水,贮于静器,静深不动,沙土自沉,清水现前,名为初伏客尘烦恼。打坐可以清净自心,生起清净智慧,看问题处理事情和对待人物质就能通透、冷静、理智、前瞻。
王维的一生,就是修禅的一生,以禅安心,以禅度一切苦厄的一生。
没有禅,就没有王维,可能王维成为颓废的“垮掉的一代”,或者患上严重抑郁症,厌世离世。
没有禅,就没有王维的诗,王维的画,也没有王维开创的文人画。
没有禅,就没有王维开创的民宿,现在的民宿,本来就是王维开启的文宿、禅宿。
当年王维亦官亦隐时,在终南山建筑辋川别墅,实际就是民宿的雏形,当时叫做维摩精舍,以维摩大士为榜样,参禅打坐问道安心,诗书画禅度一生。
总之,没有禅,王维充其量只是一名庸官俗吏,有了禅,史称李白诗仙,杜甫诗圣,王维诗佛,相比而言,王维真空生妙有,心安天下安,境界更胜一筹。
现在,社会风气,普遍功利为先,金钱万能,浮华遮眼,浮躁扰心,物质丰富,生活“囚徒”,抑郁症、自闭症等心理疾病一日千里,病种丛生,疾病生长的速度远远超过发明药和制药的进度,以变应变,没有方寸,而且方寸大乱,只有禅之一味,安心养心放心乃至开心,心花怒放,精神愉悦,心境泰然、淡然、安然,这才是心理疾病特别是抑郁症的克星。
所以,禅宗,这个中国古老的智慧、安心的良方,现在正是龙天推出,重现江湖的时候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