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歌和无伴奏纯人声:斯卡保罗集市(最美天籁)

Peter Hollens(彼得·霍伦斯)是美国流行歌手、作曲家以及制片人。一直醉心于清唱音乐(cappella music),1999年和Leo Da Silva一起创办清唱组合On The Rocks,备受赞誉。他的发挥使古老的清唱音乐成为时尚,他演绎的歌曲,人声伴奏均由他本人担任,美极了,一起来听听吧!
SHENANDOAH:
Scarborough Fair(斯卡保罗集市):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累了,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醒了,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我的世界太过安静,
静得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心房的血液慢慢流回心室,
如此这般的轮回。
聪明的人,喜欢猜心,
也许猜对了别人的心,
却也失去了自己的。
傻气的人,喜欢给心,
也许会被人骗,
却未必能得到别人的。
你以为我刀枪不入,
我以为你百毒不侵。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不求有结果,
不求同行,
不求曾经拥有,
甚至不求你爱我,
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
遇到你。

一个人的漠然加上另一个人的苦衷,
一个人的忠诚加上另一个人的欺骗,
一个人的付出加上另一个人的掠夺,
一个人的笃信加上另一个人的敷衍。
爱情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
可是,一加一却不等于二,
就像你加上我,也并不等于我们。
习惯,失眠,
习惯寂静的夜,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想你淡蓝的衣衫。
习惯,睡伴,
习惯一个人在一个房间,
抱着绒绒熊,独眠。
习惯,吃咸,
习惯伤口的那把盐,
在我心里一点点蔓延。
习惯,观天,
习惯一个人坐在爱情的井里,
念着关于你的诗篇。

我习惯了等待,于是,
在轮回中我无法抗拒的
站回等待的原点。
我不知道,
这样我还要等多久才
能看到一个答案;
我不知道,
如此我还能坚持的等待多久
去等一个结果?
思念,很无力,
那是因为我看不到思念的结果。
也许,思念不需结果,

一个人的世界,很安静,
安静的可以听到
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冷了,给自己加件外套;
饿了,给自己买个面包;
病了,给自己一份坚强;
失败了,给自己一个目标;
跌倒了,在伤痛中爬起,
并给自己一个宽容的微笑
似乎习惯了等待,
单纯的以为等待就会到来。
但却在等待中错过了,
那些可以幸福的幸福。
在失去时后悔,为什么没有抓住。
其实等待本身就是一种可笑的错误。
明知道等待着一份
不知能否到来的幸福……

在一段时间我喜欢一段音乐,
听一段音乐我怀念一段时光。
坐在一段时光里
怀念另一段时光的掌纹。
那时听着那歌会是怎样的心情?
那时的我们是否相遇?
是相遇还是错过?
还是,没有结局的邂逅?

立冬,小雪,大雪。
冬至,小寒,大寒。
在无法遇见
第二个寂寞的人的寂寞冬天。
独自行走独自唱歌独自逛街
独自看着一整个世界狂欢。
人们手牵手地逛着游乐园。
他是她的独一。
我是所有人的无二。
世界充满了我们相遇的几率。
我却始终无法遇见你。

轻吟一句情话,执笔一副情画。绽放一地青花,覆盖一片青瓦。共饮一杯清茶,同研一碗青砂。挽起一面轻纱,看清天边月牙。爱像水墨青花,何俱刹那芳华!
诗人简介:徐志摩,1897年1月15日出生于浙江省海宁市。[1]原名章垿,字槱森,留学英国时改名志摩,中国著名新月派现代诗人、散文家、新月诗社成员,倡导新诗格律,对中国新诗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15年毕业于杭州一中,先后就读于上海沪江大学、天津北洋大学和北京大学。1921年赴英国留学,进入伦敦剑桥大学当特别生,研究政治经济学,在校两年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欧美浪漫主义和唯美派诗人的影响,开始创作新诗。1923年春,在北京办起了俱乐部,出于对印度诗人泰戈尔一本的诗集《新月》的兴趣,提名借用“新月”二字为社名,新月社便因此而得名。1924年与胡适、陈西滢等创办《现代诗评》周刊。1928年3月,创办《新月》月刊,同年11月6日,作《再别康桥》。1931年11月19日因飞机失事罹难。
本文编辑:风中的蔷薇
蔷薇诗歌投稿信箱 : 1404246959@qq.com
投稿诗歌一次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作品经过筛选后,以文字精品发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