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我依然朴素地需要远方||周庆荣

点击上方“新诗刊” 可以订阅哦!新诗刊 周庆荣,偶用笔名:老风,农历1963年出生于苏北响水。1984年开始诗歌写作,出版的散文诗集有《爱是一棵月亮树》、《飞不走的蝴蝶》、《爱是一棵月亮树》、《风景般的岁月》、《有远方的人》等。“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主要发起人,《大诗歌》主编、《星星.散文诗》名誉主编、《诗潮》编委、上海交通大学《诗国际》杂志社社长,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行走是一种态度!有 远 方 的 人一在荆棘中行走,男人不言痛。只是长刺的事物在我的年代具有了丰富的技术:我热爱的真理淹没在广告中;我迷恋的忠诚和智慧,成为日常的刚愎自用和阴谋;而友谊和爱情一直坐在台下,它们在聆听欲望的演讲。我知道的确实还更多。荆棘划破我的皮肤,几片创可贴就行。深夜,自斟自饮,男人,不受伤。二不需要金灿灿的铜号,系着红布条的那种。仿佛把声音吹成冲锋,我怀念童年的苇笛,抒情的或迷茫的,一声曲调里,水鸟箭一样飞向天空,一只纸船也同时随着水流向远方。是的,远方,我依然朴素地需要远方。三我们一起战斗。学会忘记泪水,只牢记露珠。我把全部的金钱给予慷慨,我把心交给贫寒。我的名字前面从此没有前缀,别人失去攻击我的理由,而我也从此忘却它给我的伤害。我们蹬三轮车,做向导。我们搬砖头,给屋子砌墙。我们种花的速度比采花快,我们栽树的数量超过被砍伐的。我们播下的种子,除去被地鼠窃走的,足以让土地丰收。四不要以为我为了生计就可以无休止地忍耐,我只是不屑成为卑鄙者的敌人。我随便在一处歇息,一只蝴蝶、一只蚂蚁和一只蜜蜂,起码有它们会和我在一起。那些懂我的和爱我的,他们正向我身边走来。五我用日常的汗水和孤独,克服了几乎全部的恐惧、焦虑和愤怒。我拒绝倒在无聊的绝望里。我每天醒来即起身,如太阳升起般从容。我学会通过望向远方来为自己换换环境,为此,我忘了叹息。近处的和身边的,我不会以革命者的姿态去摆脱。我画了无数地狱的草图给暴戾者和恶棍们看,我还画了红苹果和红草莓给旅行中饥渴的人。六寻常的日子一个接着一个。我告诉周围的人,我不怕眼前的陷阱,因为我有自己的秘密。我经常望向远方,而且,真的相信自己是有远方的人。 有 远 方 的 人敬请关注欢迎投稿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苏苏编辑:3343641161@qq.com新诗刊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3737131415微信号:sxszxsk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