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的吟咏(王剑利)

忧伤的吟咏——读李希仲老师《石蛙自鸣》杂说数语王剑利《石蛙自鸣》是长安籍教师作家李希仲老师几十年时间零零星星所写散文的汇集。有幸得到这本集子而又有幸阅读其中篇什的人,可能都会对李老师产生一种敬畏,一种同情,与老师一同吟唱那忧伤的悲情的歌儿。我就是。我的二舅父与李希仲老师是几十年的文友,虽然他们的个人境遇有些不同,但都没摆脱遭人白眼,与社会一时的不相容,都没少受难遂文学之梦的苦熬。只是李老师更执着,才有了如今的光彩。继出版了《石蛙自鸣》之后,去年又出版了长篇小说《粉巷》。《粉巷》成了我阅读的一个奢望。
十多天前读《石蛙自鸣》,偶有心得,随记于零页纸片上,今日整理,留存,算是对李老师的一种思念,一种了解吧。其一:读李老师的书,来不得一点点的浮躁,因为他的作品厚重、严肃、凝练。任何一篇都让人乐不起来,思之良久。(2013.4.7夜)其二:父辈的坎坷遭遇,给李老留下的是辛酸的、不想回忆但又不得不回忆的记忆。那是他终生的羁绊,是他毕生奋斗的力量源泉。他活的并不轻松,寡言少语、谨言慎为成了他的性格,海谝、苟笑难得与他结缘。他的生活之路艰难,所以他的思想要比常人深邃许多。他许多时候像一位哲人给读者,给听众留下了回味的话题。如《父亲的命运》末尾三个小节。(2013.4.7夜)其三:“我”的不幸接踵而至,热饭烫伤了额角,发疟疾,被狗咬,雷管爆炸,左手成了残疾……“我”痛在身上,而母亲痛在心上、身上,她受着双倍的煎熬。真的不忍心“我”再有磨难,盼“我”快快乐乐长大,成了每一位读者阅读此文时的心愿。“我”性硬、命强,活了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后来如何呢?内心沉甸甸的,手中的笔似乎也挥不动了,此时的我完全进入了作者的情感世界里,与之共鸣。(2013.4.7夜《我的母亲》读后)其四:读《刘光娣传》,其中写刘光娣与李铭夫妇、张蓉蓉在苏州虎丘剑池弹奏曲子一段,即刻在我的眼前幻化出作者李老师夜深人静在灯下爬格子的身影。这一段的意境让人如痴如醉,似乎作者就置身于此境中,读者也置身于此境中。非静,难以著述其妙境来。看来李老是个惯于开夜车的人,是个想象极其丰富而又擅长娓娓道来的笔杆子。刘光娣为一才女,为一美女,多次让我误以为她是李老师虚构的一个人物,读完全文,“呀!她是真实的一个人,几十年前就生活在我的家乡——内苑公社。”她从上海到陕北,从陕北到西安,从西安到南山脚下,颠沛流离,子亡夫散,一病不起而早亡。作者写其一生,怜惜之情沁入字里行间,催人泪下,唏嘘不已。(2013.4.8)其五:记得去年暑假我拜访李老师的时候,他曾对我说过一句话——“作家是杂家,尤其是写小说的大家子,更应该掌握占卜算卦、医学病理、历史民俗……”如今读他的《姑妈的心》,足见李老师的确懂得许多方面的知识,农耕也罢,绘画也罢,还是雕刻,他都能写出一道道来。从李老师的阅历看,这些知识是他身经历练得来的。所以,他是个生活阅历丰富的人,而他的一部部作品也是蕴藏丰富知识的宝库。(2013.4.9夜)其六:在作家笔下,一切都会有情可写的。读李老师《黄狗的故事》,凡是养过狗的人,除了赞赏李老师写的逼真外,恐怕少不了勾起自己对狗的那种情——如同作者一样的情:怜悯、感激、钦佩。(2013.4.10夜)其七:丑与美,应当是一对孪生姐妹,互相依存,美因丑映衬显得更美;丑有美映衬暴露其更丑。常常,我们不能完全排斥丑,也不能稀里糊涂接受所谓的美。读《花工王金龙》留下的思考更多。(2013.4.10夜)
其八:集子何谓《石蛙自鸣》?其中有名叫“石蛙自鸣”的篇章。石蛙者何?丑石一块,似蛙,作者自况。何鸣?人生百味,遍尝贻尽,无人诉说,唯有寄语石蛙。不知理解是否得当,唯有李先生鉴之。读《蛙趣》,作者以蛙自喻,昭然若著,其中有句“井底之蛙老实得很,游不远,看不远,但也不胡思乱想,简直是蛙族中的隐逸君子,比爬起来望天的狂生知趣许多。”令人回味不已。(2013.4.10夜)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王剑利,六三年生,好古怀旧,闲暇之余写些短文,以慰内心,分享与人;现为长安作协会员,政协长安文史员;已有百万字作品面世,数篇获奖。
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原创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29374343@qq.com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京兆文学是一个有品位的平台,因为小编是一个双子男,说能上就能上,说不行就不行。不是什么口水文章,口水诗篇都能发的。只看文字,不看姓名。文章不好,就是署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都不行,文章好,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都能上平台。
原创作品授权发布
多投有风险,投前需谨慎
坚决支持原创,打击一稿多投
其他公众号转载,需本公众号授权
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公众号联系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文章发表后7天为结算期,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