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写真集||李少君

李少君
LiShaojun
「新 诗 刊」
李少君,1967年11月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诗歌读本:三十二首诗》、《蓝吧》、《在自然的庙堂里》、《文化的附加值》等,主编《21世纪诗歌精选》,诗作入选大学教材及百年诗歌大典等数十种选本,并被翻译成英文、德文、韩文、瑞典文、塞尔维亚文、越南文等,多次应邀参加国际诗歌节,被誉为“自然诗人”,所提出的“草根性”已成为二十一世纪诗歌关键词,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专职副主席,现为《诗刊》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委员,一级作家。
抒 怀
树下,我们谈起各自的理想
你说你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
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写真集
画一幅窗口的风景画
(间以一两声鸟鸣)
以及一祯家中小女的素描
当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树下
诗歌赏析
短小强悍的《抒怀》不仅是李少君一首具体可感的诗作,也是他关于诗歌写作的宣言。对于李少君来说,《抒怀》是一首元诗歌、关于诗歌的诗歌。它代替李少君表达了决心:一定要通过另一种方式,在一个了无诗意的时代找到诗意,而且是和古典传统接头的维度上寻找诗意。他迄今为止的大多数诗作明确无误地表明:他写的是当下的事物,但这些事物又散发着古旧的光芒;或者,他写的是古旧的事物,但奇怪的是,这些事物却散发着当下才有的那种光辉。很显然,这跟他执意要在一个非诗意的时代寻找诗意有关,也跟他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在苦苦寻找中终于找到了完成这个目的的方法论有关。——敬文东(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
夜深时
肥大的叶子落在地上,触目惊心
洁白的玉兰花落在地上,耀眼眩目
这些夜晚遗失的物件
每个人走过,都熟视无睹
这是谁遗失的珍藏?
这些自然的珍稀之物,就这样遗失在路上
竟然无人认领,清风明月不来认领
大地天空也不来认领
诗歌赏析
花和叶代表着自然的生命,花更是象征着美,花叶凋零,是一种凄美。然而走过的每一个人,都对此“熟视无睹”,唯有诗人为之唏嘘。对落花“熟视无睹”,即是对自然、对生命、对美疏于感受,这种麻木或许要比满地狼藉的落花更令人感到“触目惊心”。如果落花是自然所“遗失的珍藏”,那么“熟视无睹”的我们又遗失了什么?这大概正是诗人想要提出的问题吧。在这首诗中,抒情主体正是通过静观和沉思,从落花引出了发人深省的“失落”的主题。——倪伟(复旦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
傍晚
傍晚,吃饭了
我出去喊仍在林子里散步的老父亲
夜色正一点一点地渗透
黑暗如墨汁在宣纸上蔓延
我每喊一声,夜色就被推开推远一点点
喊声一停,夜色又聚集围拢了过来
我喊父亲的声音
在林子里久久回响
又在风中如波纹般荡漾开来
父亲的答应声
使夜色似乎明亮了一下
诗歌赏析
《傍晚》这首诗,主要是通过生活中的一个缩影来作为铺垫,借由作者喊父亲吃饭这件小事来作为隐喻,表达一种很微妙的内心悸动,且层层递进地铺展开来。看似轻描淡写的语言,却有着内心强烈的情感驱动力。读后让人眼前一亮,寓意深刻的一首。好诗就是这样,给人以留白,赋予想象的空间,取之自然,回归自然。——湖北雪儿
订阅须知:
新诗刊全年120元,季刊,包括邮费。
请在中国银行办理,打款后发短信告知总编辑13834198102。
新诗刊卡号:6217858100000592936刘海女(收)
      6210981690000182378刘海女(收)
敬请关注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苏苏编辑:3343641161@qq.com新诗刊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3737131415投稿须知: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微信号:sxszxsk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