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见证22年前的深圳全国书市:一代人难以磨灭的记忆

1996年,深圳“以书城争书市,以书市促书城”,利用第一个大书城——罗湖书城开业的契机,争取到了第7届全国书市的举办权,创造了“第一次在省会城市以外举办全国书市”“第一次免收出版社摊位费”“第一次展会图书销售量突破2000万元”等7个全国第一的历史纪录。时隔22年,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2018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再次花落深圳。这里是改革开放的前沿,也是全民阅读的起点,承载着一代人难以磨灭的记忆。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特别邀请彼时业内的亲历者和见证者,追忆书市盛况。
深圳第7届全国书市开幕式 文东 / 摄影
书市展厅——深圳书城开启,读者蜂拥而至 文东 / 摄影


书市签名售书处被读者包围 文东 / 摄影

书市收款处的读者“长龙” 文东 / 摄影



1
讲述者:李朋义
(中国出版协会副理事长,时任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社长)


改革开放的产物——两大经典外语教材


1996年我去参加第7届深圳全国书市,作为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市容市貌的发展变化给人带来了很大的冲击。1995~1998年,国内图书市场非常繁荣,经济增长刺激了人们的读书欲望,全国图书零售市场增长率大概维持在20%~30%左右,当时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也是增长最快的时候,外文图书每年增幅都在50%以上。


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年深圳书市专门设立了外文图书展销馆,没和其它图书摆放在一起。外文馆的开设理由也很充分,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有着强烈的外文图书购买需求。刚好当时外研社与牛津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了“经典世界文学名著英文版”系列丛书,第一批包括《简爱》《傲慢与偏见》《鲁宾逊漂流记》等10本为一套,出版后在全国市场供不应求——每种印了1万册,10种10万册在深圳书市前3个月就销售一空。书市在即,社里又进行了加印,每种印了2万册。


“经典世界文学名著英文版”系列外研社只在后面加了一些中文难点注释,封面是牛津大学出版社设计的,书脊上有一张油画,这种图案标识性书脊在那时是开了先河的。书市上我在外文图书展销馆处负责盖章工作,看到大概有六七成读者都会抱着这套书出去。每当卖空再次上架,读者挑选时连书名都来不及看,直接对照书脊上的油画,拿够10种不同的图案就去盖章。


“经典世界文学名著英文版”系列图书在1996年深圳书市上卖出了3000多套,一年销售了10万套,也就是100万册,是当时读者读书、购书、学习外文的一个缩影,即使至今已时隔22年,这套丛书依然是外研社的常销书。读文学是对人文素质的塑造,一是能够提升人文素养,二是说明当时读者具备一定的英文水平,三是外研社在封面设计上有了新突破。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就是《许国璋英语》销售火爆。现在人们都知道“新概念英语”系列是外研社的品牌图书,其实与之平行的还有一套《许国璋英语》,这两种教材当时在社会培训上最受欢迎。《许国璋英语》重视语音、语法、词汇,虽然已经不再进校园,但由于其经典性,一直都还非常畅销。原以为全国书市上印5000套(1~4册)、2万册就足以应对了,实际上当时购书、读书高潮迭起,学外语、学科技的热情甚至比现在还要高涨,书市刚进行到一半就全都卖完了。我赶紧让社里派了两个司机,花了大概一天一夜的时间,直接开着卡车把书从北京拉到了深圳。


外研社是实实在在的改革开放的产物,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1979年外研社就应改革之运诞生,由一个贷款30万元起家的名不见经传的小社,发展到了现在全国名列前三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社。我本人如果在业界做出了些许成绩,也是借助了改革开放的浪潮,按照邓小平同志“发展才是硬道理”,本着满足广大人民群众阅读需求的原则去做的。出版工作干了近40年,我目睹了中国出版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整个过程,图书品种从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两万种到现在的55万种,中国是名副其实的出版大国,现在也正在向出版强国迈进。


2
讲述者:任 超
(人民出版社常务副社长,时任新华书店首都发行所经理)


书市撕掉了深圳“文化沙漠”的旧标签


22年前,深圳第一个书城——罗湖书城开业,并以此为契机争取到了举办全国书市的机会。当时我还在新华书店首都发行所当经理,现在回忆起来,对一些人和事都已经有些模糊,但和副经理张金龙(现任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一人扛着一包图书征订单往场内跑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1996年交通还不太方便,我们住在书城后面,和现场有一段距离。从宾馆出来后,我俩打了个小三轮,走了一段路后人多到车子进不去,只好下来往里走。征订单有两个铁路运输包那么多,非常辛苦非常累,但同时也很开心很激动。人们那时候都以为深圳作为第一批开放的经济特区,即使不能说成“文化沙漠”,但也都是奔着经济去的,读书的人应该很少。结果我们到了后发现完全相反,现场人多到挤都挤不动,很多读者竟然也朝我们要订单看。


书城开业带动了人气,这次书市的主题不仅仅是订货,销售也是重要所在。除了省店外,全国各地的地市店也都来了参会代表,全部加起来有一两千人。这种情况下,如何既做好读者工作,又确保将订货单准确发到大中型书店的业务人员手中对我们来说是个大问题。好在当时和现在不同,首都发行所1986年成立,1996年正值10周年,刚好处于上升阶段,那时候我们和书店人员都很熟,最后基本上征订单都发放到位。


今年全国书博会将再次在深圳举办,我和人民社的同仁强调,这次书博会要特别重视,深圳有深圳的特色,销售方面要进一步加强,要符合深圳的特征。因此,社里提前两个月就有专人去深圳出版发行集团进行具体的对接工作,从人民社来讲,这在全国其他图书订货会、博览会上是没有先例的。


改革开放后,书业发展非常快,最初是以北京、上海、重庆、天津、首都发行所几个大中盘为代表,后面逐步被出版社自办发行取代。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行业产生了更加巨大的变化。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计算机逐渐替代部分手工,提高了工作效率。2010年前大书城建设风生水起,那些年前后北京市几个图书大厦零售额可占到全国一般零售的1/10~1/12,后来网店和民营店份额慢慢提高,技术发展对图书业态的变化也产生了很大影响。


时至今日,我的从业生涯已经有36年半,从零售到中盘兼零售,从中小型出版社到大社,几次身份的转变对我的职业生涯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总共27届书博会,我一届没落下悉数参加,深刻地感受到了时代的变化和发展。书店的工作经历对于后来的出版工作有很大的帮助,在基层摸爬滚打很多年,我对市场的了解要比出版社的普通编辑更深入,对图书选题的把握也增加了多重维度,对于实操性和市场复杂性的认知更全面、更完整、更深刻,对突发事件的处理以及对形势的判断等,很多都是其他方式无法代替的。总的来说,还是要在工作过程中不断学习,对大的形势变化、事物规律不断认识和积累,才能获得成长。
3
讲述者:陈斌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商学院常务副院长,时任中国图书商报副总编辑)


那年书市,我们在深圳出日报


感 叹
深圳全国书市展场设在新落成的深圳书城,这是首次在书店自有物业中办全国书市。书市开幕前夕已时至下午6点,深圳书城门前的地砖仍在铺设中。第二天上午书市开幕式将在此举行,能否一切就绪,现场的我心中多有疑问。次日上午,我提早赶到深圳书城,只见书市开幕现场已一切就绪,昨日的施工迹象已荡然无存。那时深圳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多受称颂,据传深圳书城对面的当时国内最高建筑帝王大厦以一天一层的速度建成。书市开幕前的一幕让我见证了“深圳速度”。


全国书市在深圳举办,引爆了深圳人的购书狂潮。昔日的小渔村,立市不过十余载,曾被喻为打工仔充斥的“文化沙漠”,一夜之间得以“正名”。作为曾亲历并报道过第二、四、五、六届全国书市的媒体人,目睹那收款处推着一车车书的读者“长龙”,亲见香港回归前的众多港人“过关”来书市批量购书,着实感叹乃至震惊。全国书市的第7次登场,其火爆程度远超往届。
支持
在深圳出日报,少不了友人的支持。


深圳新华书店总经理汪顺安将本店的小宾馆腾出一层,无偿供我们“安营扎寨”,条件虽嫌简陋,但却温情满满。


那时手机在内地尚为稀贵,我们一行十余人也鲜有。为了方便联络,时任深圳新华书店办公室主任何春华慷慨将一部手机给我使用,至今忆起仍堪为佳话。


书业盛会,奔现场、跑活动、赶稿件、出日报,“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压力空前。寻外援,首先想到一员干将,商报记者站长中第一支笔——上海记者站站长汪耀华。耀华欣然应允,加入报道团队,与我同居一室。白天我们各奔现场采访,参加活动;晚上回到陋室,切磋交流,一张小桌前半夜归耀华,后半夜归我,两人分别赶稿,相安无事,其乐融融。
专栏
《书市快报》开了好几个专栏:“书市走笔”“焦点人物”“各界领导谈书市”“书市花絮”“书市之最”“书市旁观”等等。“各界领导谈书市”由我包揽,栏目定位是采访业内外高层领导,谈书市观感及相关期许,每期配照片刊出。


揽下任务,方感棘手。领导们行事匆匆,无法预约,只能捕捉行踪,见缝插针。


最后的采访情况是: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主席宋木文,开幕式后现场堵截,完成采访。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于永湛,尾随至酒店居室,完成采约。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会长刘杲,在其参加一个活动的间隙,插空完成采访。湖北省副省长韩南鹏、河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马心浩,在湖北团和河南团的活动现场,分别寻机实施采访。深圳市委副书记黄丽满,在其陪中央领导视察书市后,借机完成采访。驻港部队政治部主任贺贤书少将,随书市组委会赴驻扎在深的驻港部队赠书时,见缝插针完成采访。
专栏篇幅虽不大,但图文相配,也算给快报增添了高层声音和形象。
风波
书市开幕后的第4天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在时任广东省副省长张高丽等的陪同下到书市视察,对书市的成功举办给予高度评价。在近1个小时内,刘华清仔细观览了书市各个展区,并不时停下来翻阅书籍,询问、交谈。从刘华清跨进书城现场签名,到他步出书城,在月夜下向汪顺安询问,我全程跟随,抢占好位置,照相机、录音机并用,留下影音资料。


中央政治局常委到全国书市视察,这在全国书市历史上尚属首次(时至当下全国书市又走过了20届,这仍为绝无仅有),体现了中央领导对书市的关心。《书市快报》对此当然要报道,我在头版头条发了现场报道并配发照片。


当报纸依惯例运到书城,准备在书市现场分发时,不想被组委会扣压,不让分发。理由是中央领导的活动怎么报道未获指示,地方媒体均未报道,你们不能抢先报道。我与组委会几经交涉未果,不得已打电话至北京相关部门求助,后经北京方面与深圳方面交涉,这期报纸终于“获释”,得以在书市现场分发。


一场风波烟消云散。
历届书博会(书市)闪回
第1届全国书市
1980年10月7日~21日,北京。


第2届全国书市
1989年10月9日~22日,北京。


第3届全国书市
1990年8月30日~9月12日,上海。


第4届全国书市
1991年8月31日~9月11日,广东广州。


第5届全国书市
1992年10月11日~22日,四川成都。


第6届全国书市
1994年10月6日~17日,湖北武汉。


第7届全国书市
1996年11月8日~18日,广东深圳。


第8届全国书市
1997年8月30日~9月8日,吉林长春。


第9届全国书市
1998年10月9日~20日,陕西西安。


第10届全国书市
1999年9月24日~10月5日,湖南长沙。


第11届全国书市
2000年10月12日~22日,江苏南京。


第12届全国书市
2001年9月15日~25日,云南昆明。


第13届全国书市
2002年10月18日~28日,福建福州。


第14届全国书市
2004年5月12日~22日,广西桂林。


第15届全国书市
2005年5月18日~28日,天津。


第16届全国书市
2006年6月16日~22日,新疆乌鲁木齐。


第17届全国书博会
2007年4月25日~5月1日,重庆。


第18届全国书博会
2008年4月26日~5月2日,河南郑州。


第19届全国书博会
2009年4月25日~29日,山东济南。


第20届全国书博会
2010年4月24日~28日,四川成都。


第21届全国书博会
2011年5月27日~30日,黑龙江哈尔滨。


第22届全国书博会
2012年6月1日~4日,宁夏银川。


第23届全国书博会
2013年4月19日~21日,海南海口。



第24届全国书博会
2014年8月1日~4日,贵州贵阳。


第25届全国书博会
2015年9月25日~27日,山西太原。


第26届全国书博会
2016年7月28日~30日,内蒙古包头。


第27届全国书博会
2017年5月31日~6月3日,河北廊坊。


(注: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原名全国书市,2007年在重庆市举办的第17届正式更名为“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


编辑:陈麟
相关阅读
?谁会是书博会零售明星书?
?权威发布:第二十八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活动一览表
?看看有哪些作家来参加2018黄山书会?(附活动详细时间表)
?当当发布年中榜单:少儿原创童书高质量发展
?100余场活动亮相第八届江苏书展(内附详细活动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