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业十几年,济南80后“倔”人,造的房子好看但不能住人

生活在济南李义中始终怀念回不去的故乡“这个柴火灶煮出来的饭,我可是没少吃……”李义中望着奶奶家的厨房感叹。天花板边缘被柴火熏黑,贴在水缸上的字条已经褪色,筐子东倒、板凳西歪……然而,镜头向后拉开,视野逐渐开阔,“奶奶家”竟只用两只手便可以捧起来。↓↓原来这是李义中按照1:50的比例还原的故乡老屋今年37岁的他从事雕塑行业已有十几年近几年才涉足微缩场景制作专注于还原许多人记忆里的老屋戳视频↓↓
01
每个人心中皆藏有乡愁
李义中的老家在济宁,大学时就读于山东艺术学院雕塑系,毕业后一直以承接大型雕塑工程为主。最初涉足微缩场景制作,来自一位朋友的请求。
3年前,出于兴趣,李义中工作之余时不时做一些小雕塑练手,一位朋友看到他的作品后,问他能不能将自己的老家“还原”。在外成家立业后,朋友将父母从老家接了出来。父母在城市住着,可思绪总不经意间飞向故乡,老家的房子被拆掉后,朋友总想做点什么,给老人和自己一份看得见的念想。那是一片坐落在山坡上的传统瓦房,3间小屋高低有致,庭院内竹竿上低垂着一盏吊灯,顺着台阶向下走,一棵老柳扎根在石头缝里,树下的溪水顺坡而流,看起来颇具野趣。看到朋友发来的照片后,李义中心动了:“我非常喜欢这种风格,就是不给钱也愿意尝试。”最开始制作时,李义中没有经验可以参考,材料的选择都是摸索着来。山体用泡沫材料搭建后上色,墙砖用小刀一块块刻出来,屋檐上的瓦片是铜版纸上色剪裁后一片片贴上去的,房顶因为年代过久产生的塌陷,他也一一还原。最终小屋按照1:40的比例,花了近两个月才制作完成,他也留了一份给自己作纪念。制作完成后,李义中曾在网络上分享过这件作品,但当时反响平平。今年3月,他再次将这件作品发到网上后,一下子爆火,视频点赞量近60万。“不知道为什么,网友好像突然间更怀旧了,留言里有好奇、羡慕的,也有很多人觉得伤感。”李义中猜测,“这段时间我也在想,疫情期间可能好多人也会回望过去,每个人心中皆藏有乡愁,那个回不去的故乡是一切的起点。”02
不是所有的故乡都能还原
李义中的作品火了之后,找他还原老家的人越来越多,现在他手里的订单已经排到了9月之后。6月9日,记者在李义中位于槐荫区印象济南·泉世界的百嘉绘美术工作室中见到他时,他正打算将刚完工的三合院作品寄给一位河北的客户。长方形的院子看起来十分规整,南北长、东西窄,大门两侧装饰着菱形图案,推门进去,能一眼看到正房门口长着一棵挂满橘色“灯笼”的柿子树。红砖青瓦的厢房在两侧对称坐落,木格窗棂上的红漆已经有些斑驳,仿佛诉说着自己是如何饱经岁月风雨的剥蚀。“女孩打小时候起就在姥爷家长大,感情特别深。因为老家拆了,所以想给姥爷一个慰藉,也算一份惊喜。”据李义中介绍,作品以1:50的比例完成,他仔细研究了女孩提供的100多张照片,前后花了20多天制作完成。由于照片拍摄的大多是局部细节,无法从中得知房子的全貌,女孩只得找姥爷要来了房屋平面布量图,“虽然提前透露了惊喜,但老人家的感动一点都没少,再怎么说,老家也是他们的根,看到这个小房子,能想起好多过去的故事。”“这样一个作品大概要一万多,虽然有些人觉得贵,但还有不少人加钱都买不到。”李义中表示,自己曾拒绝过不少开双倍或者三倍价钱的订单。“我没有照片,只有回忆,还能做吗?”这是李义中最常听到的询问,而答案往往是“不能”。李义中表示,只凭记忆和文字描述去凭空制作十分困难,“就像一句话经人转述就可能会出现误差,回忆是很难传达的,想的和表达出来的往往有一定差距。”李义中表示,目前他只接受有照片资料的客户定制,许多人碰壁后感慨,“有价能买算是幸运的。”03
重现岁月的痕迹很难
微缩雕塑中的一草一木、一房一物全部是手工制作,每一个模型都需要数周才可以制作完成。李义中的制作理念一直偏向写实,希望能最大程度唤醒人们昔日的回忆。“一开始河北女孩想做个崭新的院子给姥爷,新的好看,但没了岁月的痕迹,老人家不一定喜欢。”李义中表示,不同季节的树不是一个感觉,不同树的枝干疏密也不太一样,在制作材料的选择和处理上,他也颇下了一番功夫,“玻璃是很薄的透明板制作的,但又需要故意做旧一些,因为它多少得有一些灰尘,处于一种半透明状态。”通过材料的选择和颜料的搭配,李义中一点点还原出了那些存在于时光深处的片段。李义中表示,制作微缩场景还原,做旧环节最难,花费的时间也最多。一般人经过学习可以制作出房屋的外形,但是如何做旧,却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重现岁月的痕迹很难,因为那是个人心中的一种感觉,一个氛围。”用他的话说,年代感需要用心去体会,只有这样,制作出来的东西才不会因为变小而失真,反而因为斑驳的痕迹而愈发有味道。为了满足网友们的“怀旧情结“,李义中曾经特意制作过一批高约16厘米的木头大门,斑驳的木门上贴着的春联一角微微翘起,门环有一小块地方油光发亮,想必是常用手摸着,门槛下的青石砖已经被踩得发黑,逼真的细节引发了大量网友的共鸣:“家里的老院已经没有了,但是看到这个大门,脑海里浮现出好多儿时的场景。”
04
总有一天会到山顶
比起大型雕塑,制作微缩模型花费的时间更久,也更需要耐心。“我常常被人说‘倔’,但对学艺术的人来说,这不算贬义词。”李义中表示,自己从小就沉得住气,也耐得住性子。上初中的时候,李义中的学习成绩并不优秀,要强的他为了追赶上班里的同学,夏天午休时将自己关在教室暗自用功。毕业后他和同学一起成立了雕塑工作室,但最后工作室解散,同学们纷纷转行,李义中搬到郊区,在一间只有45平方米的工作室重新开始,各种雕塑材料一放,中间只剩七八平方米,辗转腾挪十分不方便, “中间几次想,不如朝九晚五去上班吧,但我实在不想放弃热爱的这一行,最后穷到顿顿方便面也熬下来了。”未来,李义中想把中国比较有特点的民居全部制作一遍,像窑洞、北京四合院、还有福建土楼等等。此外,他还有个酝酿许久的计划,就是制作济南老火车站的微缩模型。建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济南老火车站见证了济南百年的历史,也承载了许多老济南人心中的童年记忆,为了完全复刻火车站,李义中工作之余一直在搜集资料和照片,希望能重现当年轰动一时的亚洲最大的火车站。目前国内专注做老家的微缩场景的人很少,身边没有人跟他同行,他也看不清未来的路在哪, “最开始没人拉我一把,就像在爬少有人爬的山,地上没有路,光是树枝树叶就划得自己遍体鳞伤。”不过人做出选择便是上了棋盘日拱一卒总有一天会到山顶
?点此查看新时报APP早闻详细报道
推荐阅读▲画面曝光!“白宫地堡”原来是这样…▲新浪微博回应被约谈▲男子驾车高速路上逆行,不是酒驾也不是毒驾,只因…▲钟南山霸气回复:不需要解释,我们有事实▌来源:济南时报·新时报APP 文/图 记者王乐涛 赵晓昕剪辑:王瑶华▌编辑:李晨校对:杨荷放点亮“在看”说说你最想留住的场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